直播app下载最新版

  

足彩!

几天后。

午,中央党校。

了一节课后,董学斌拿着笔记一个人回了宿舍,一进屋就把自己扔到了,疲力竭地躺着。老妈来了,住在了谢姐家,这两天董学斌也都在为结婚的事情准备着,忙前忙后,又要课又要准备婚礼又要发请柬,一些普通领导还好,请柬寄过去就行了,可一些重要一点的中央领导,董学斌还得和谢慧兰一起去亲自拜访,把请柬亲手送到,简直就没有休息的时间了。

不过能和慧兰结婚是董学斌一直梦寐以求的事情,所以心里的干劲儿还是很足的,心中对婚礼的期待也越来越浓。

铃铃铃,铃铃铃,手机一响。

董学斌赶快一接,“慧兰?怎么了?”

“婚纱照出来了,谢姐在王府井呢,你过来看看行不行。”

“要不然你定,我刚下课,可能赶不过去了。”

“那好,我和你母亲看着选了?”

“我妈也在你那儿呢?”

“嗯,早阿姨说也想看看照片,我俩就一起过来了。”

“我妈这两天一高兴,血压有点高,你多看着点儿她啊。”

“呵呵,我知道,对了,跟你说个事儿,咱俩卡里还有多少钱?十几万?”

“之前准备了不少,大概也就十万了,怎么了?钱不够了?”

“有点悬,后面还有不少要用钱的地方,这回我没跟我爸妈要,可能不够了,要不然这样,我跟我母亲打一声招呼,剩下的钱他们出。”

“你可别啊,那不行那不行。”董学斌多要面子呀,“钱的事儿你别管了,我,嗯,我想想办法。”

“你别借钱了。”

“不借了,我明白。”

没钱寸步难行啊。

挂了电话,董学斌也升起了一股急迫感,别说以后的日子了,现在连婚礼的钱都快用光了,早耗光了他和谢慧兰这些年全部的积蓄,接下来怎么办?董学斌可不想让谢家老人出这个钱,他拉不下脸,这事儿还得自己想想办法,去哪儿挣一点呢?股票?期货?自己俩人的资产就剩十万块了,原始资本不够,做金融也挣不到多少,等于是白白费剩余时间,那……

在董学斌看来,现在唯一的挣钱办法就是靠彩票了。

但是其中的问题也不小,主要还是董学斌之前做过不少次彩票,而且去年双球他一口气中了一百注,这已经太显眼了,虽然最后是瞿芸萱去兑奖的,也用的是萱姨的身份证,可自己跟瞿芸萱的关系毕竟太近了,再中一次奖的话,有心人难免会有所疑,这种运气实在太过夸张了。手、打

彩票……

彩票……

忽然,外面一开。

室韩兴华走了进来,“学斌?回来了?”

“嗯,我也刚进,教室太热,回来歇一会儿。”

“今天气温确实有点闷,看来要下雨。”韩兴华手里拿着一份报纸,走去,他拉开柜子的屉将报纸塞进去,董学斌从面看到了几个字眼,好像是最近的欧洲杯足球。

董学斌眼神一动,“韩哥,你喜欢足球?”

韩兴华呵呵一笑,“喜欢,这不,足球报基本每期都不落,刚才特意出去买的,现在欧洲杯正热呢,怎么,你也爱看?”

“偶尔看看,不太懂。”

“行,改天咱俩聊聊足球,走,该课了?”

“还有十分钟呢,我再歇会儿,这两天太累了。”

“成,那我先走了,别迟到啊,扣学分的。”

“好。”

等韩兴华一走,董学斌才想起来,自己室这些天似乎每天都会来一份足球报,放进那个屉里。

足球……

足球……

自己买足彩行不行?

董学斌神情一震,越想越觉得靠谱!

原因很简单,足彩跟双球等其他彩票不同,买足彩并不纯粹是靠的运气,更多的则是知识,哪个队能赢,哪个队几比几,这可不是随便碰几个数字就能行的,也不是靠机选就能中的,能中大奖的那些人,无一不是对足球特别了解,最多还要加一点运气的人,这是一定的。如果自己买足彩的话,就算有人觉得可疑,但也说不出来什么了,毕竟这是专业很强的彩票!

就是它了!

董学斌急需这个解决自己的燃眉之急,所以想都没有想,直接拿出笔记本了网,登陆了足彩的网页,点开了投注的页面,下扫了一眼,欧洲杯正在进行当中,面的比赛列出了14场,从今天到四天后的场次,截止投注日期也是今天的,什么捷克对兰,什么希腊对俄罗斯,等等等等。

董学斌找了找足彩投注规则,也不太懂,只能大概研究了一下。

末了,董学斌心中有了底,便起身站到了室放东西的柜子前面,低头拉开一看,里面装着四张报纸,都是最近的足球报,董学斌将屉合,手一伸住了那个放报纸的柜子,默念一声frrd。

一分钟……

三分钟……

五分钟……

frrd解除!

董学斌吸了口气,看看,慢慢猪猪视屏拉开了屉。

顿时,原本柜子里的四张报纸竟然已经变成了十张左右,厚厚一打落在一起,安安静静地躺在柜子中。

成了!

frrd生效了!

董学斌马将最面的几份报纸取出来,一瞧日期,正是明天、后天、大后天、大大后天的足球报!

董学斌动啊,飞快拿着报纸坐到了电脑前面,打开刚刚那个网页对比着看了看,然后一张张地翻着足球报的比赛场次和胜负比分,用笔一个一个地记录了下来,所有彩票的场次,报纸都已经给出了最后结果。董学斌虽然不常看足球,但哪个队强哪个队弱他还是十分清楚的,这一下看完,董学斌就知道这次足彩的大奖估计不会有几个人能中了,盖因其中五六场比赛都爆了冷,其中两场还爆了大冷!

,可五六场……

这就有点难猜了,很难有人想到的!

不过董学斌显然是例外,他连猜都用不着猜,因为这几份未来的足球报已经明确给出了比赛输赢的结论,这可不是什么足球评论家的分析,也不是什么赔率胜负的预测,而是事实。

可以投注了。

董学斌看看表,也顾不得课迟到了,立刻注册了账户,开通后,他就选了足彩胜负14场的投注。之所以选则14场,还是因为这种玩法的猜中几率极小,于是奖金比较高,跟很多彩票一样,封顶基本是五百万,加这次冷场次这么多,董学斌觉得一注中个四百万应该不是大问题。

当然,董学斌也不会傻到就买一个结果,那样还是太显眼了。

董学斌为了避免麻烦,掩人耳目,干脆把谢姐银行卡里的十万元几乎都用来下注了,鼠标嗒嗒嗒地一阵点,虽说明知道那些胜负有错误,中不了奖,但董学斌还是瞎买了很多注,直到最后,董学斌才按照报纸的胜负平结果,买下了三十注最关键的胜负彩,这期奖池金额大概也就一个多亿,三十注基本是极限了,再买多了估计也还是那么多钱,而且太扎眼。

k了!

董学斌点击付账,易成功!

做完这些,董学斌长长伸了个懒腰,再次确认了一下没有买错后,他转身拿起那几张足球报,起打火机将他们全部烧掉了,连灰尘也被他卷起来扔进了卫生间的马桶里,开水冲掉,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。

突然,董学斌的手机唧唧喳喳地叫起来。

一看号码,是谢慧兰打来的,“你干什么了?”

董学斌一愣,“什么干什么了?”

“你用我网银了?你谢姐这边有消费手机提醒的。”

“呃,咳咳,嗯,用了一下。”

谢慧兰无奈道:“你那是用了一下?咱们卡里的钱好像都让你给用了?十万?你小子钱可真是不眨眼睛。”

董学斌笑道:“我这不也是为了赚钱嘛。”

“赚什么了?”

“快了,买了十万的足彩,这期我有预测,结果肯定错不了。”

“你确定?这十万要是打了水漂,咱家可就一分钱也没有了啊。”

“放心,我你还不知道?没把握的事儿我不干,这期肯定没问题,能中。”

“行,那你谢姐就等着你小子再中一次大奖了,呵呵。”

“咦,你真觉得我能中?”

“你谢姐算是看出来了,在你小子的字典里,根本就没有‘不可能’三个字,你白手起家都能赚到近三亿的资产,事到如今你谢姐还有什么不相信的?呵呵,再者说了,你小子钱,你谢姐不心疼。”

“慧兰,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么好。”

“怎么个意思?你以前一直以为你谢姐不好?”

“哎呀呀,不是那个意思,你哪儿能不好呀,就是,以前老觉得你太强势了。”

“你小子啊,不了解我的地方还多着呢,等以后结了婚,让你尝尝你谢姐我有多温柔,呵呵。”

“啊?真的假的?”

“嗯,假的。”

董学斌:“…………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