蝴蝶影视下载官方下载最新版

  

午后。

一点多了。

“二叔二婶,那我回去了。”

“再坐会儿吧,着什么急走?”

“改天吧,您跟我二婶好不容易休息一天,我也不打扰了。”

“你要走的话我找辆车给你送回去,回来没开车吧?”

“不用麻烦了二叔,我打辆车的事儿,您跟我二婶休息吧。”

“那成吧,有空过来玩,对了,最近可不要惹事了啊,踏踏实实地把你的常务副县长干好,你小子跟军方的备案等级和咱家老爷子都一样了,这在以前都是闻所未闻的,你就说你得惹出了多大的动静吧,下面人可能不知道你,但上面可有不少人盯着你小子呢,自己注意点儿。”

“呃,好,我尽量。”

谢老爷子也是最高备案等级?

汗,也对,不过谢老是因为以前的身份,而董学斌却因为做出的事情,同样是最高等级,里面的概念却相差很大。

“你真听进去了才好,有什么要处理的事儿下回先跟你二叔我打个招呼,能办的我就给你办了,不用你出面。”以前这种话谢国建可能不会说,但现在调到了总参,谢国建底气也比以前足了。

董学斌道:“谢谢二叔了。”

慈丽芬道:“路上注意,别磕着伤口。”

董学斌一点头,“知道了,二婶您也回去吧。”

……

董学斌从二叔家的家属院走出来,走了好远才上了一条街,伸手打了两出租车,朝自己家当初租的一居室去了。

和平街北口。

董学斌家,老楼。

用钥匙开门,董学斌推门进了屋,这边的家他已经好久没来了,萱姨又去了汾州市工作,也太久没人收拾。家里到处都是尘土,还透着一股潮气哄哄的味道,不太好闻,董学斌就赶快打开窗户放味儿,看看熟悉的老家具,董学斌干脆单手一挽袖子,拿着抹布把家里收拾了收拾。董学斌跟京城还有一间别墅,带着游泳池。十分豪华,不过也只是豪华而已,董学斌是个比较念旧的人,毕竟在这边他和母亲曾经留下了太多回忆,这是永远也丢不开的,每次回来董学斌都会感觉心中很安静。很舒服,想一想自己当初跟母亲艰难的日子,一时间也感慨不已。

正擦玻璃呢,手机响了。

甩甩脏乎乎的手,董学斌一看号码,是徐燕徐大姐打过来的,就按下了接听,并且开了扬声器。

“喂,徐大姐。”

“嗯。干什么呢?”

“呵呵,干家务呢。”

“你小子还知道干家务活?”

“那是,家里老房子好久没住人了,我过来拾掇拾掇。”

然后就听徐燕笑笑,“去了x港一趟,听说你玩的挺不错的?有这事儿吗?”

董学斌就汗了一下,“您都知道了?”

“老张到弗洲了,打电话都跟我说了。”徐燕道。

董学斌咳咳道:“我是不太放心张大姐,您说恐吓信的时候可把我担心坏了。那回张姐又给我做饭给我提供住所的。对我那么好,我这人就不喜欢欠人人情。所以才没跟您说就过去了。”

“老张都说了,这次要不是你过去,她那边还真的挺危险的,听说你们被二十多个人围攻了?”

“嗯,都是些小混混。”

“老张公司的资金你也给解决了?”

“嗯,顺带着跟赌场里赢了‘一点儿’。”

“多的话大姐也不说了,谢谢了。”

“您谢我什么啊,张大姐已经谢了,小事儿。”

“老张是我老同学,你去帮她,也是给大姐面子,自然要谢,当然,批评你小子的话也得说,你这全身骨折瞎跑什么?还去跟人家打打杀杀的?听老张跟大姐说完,大姐都替你小子捏了一把汗呢。”

“哎呀,我这不是好儿好儿回来了嘛。”董学斌赶紧岔开话题,大着胆子道:“对了,您说要谢我,怎么谢呀?”

“呵呵,你想大姐怎么谢?”

“咳咳,就那么谢呗,反正回去以后我就找您。”

“你就跟大姐没大没小吧。”徐燕无奈道:“别说那没用的了,你跟京城还要住几天?今天走吗?”

“不走,明后天再说吧。”

“那你等着大姐吧,我这就到。”

“啊?您过来了?这个点儿过来干啥?”

“已经在路上了,今天大姐休息,明天也请了假,正好去京城跟我前夫商量一下超超抚养权的问题,我儿子的意思也是以后想跟着我的,到时候走一走法院吧,我想把超超的监护权争取过来。”

“嗯,超超确实该跟着您。”

“所以等大姐办完了事儿,顺便去看看你小子。”

“成,来我这儿吃饭吗?您吃的话我就准备去?”

“也行,吃吧,大姐先办事儿,大概六点多能到。”

“嗯了,那我把我家地址一会儿给您短信发过去吧。”

“好的,开着车呢,那就先不说了,待会儿见吧。”

挂了线,董学斌把地址编辑短信发到了徐大姐的手机上,这才放下手机继续干活儿,这下干的更认真了,虽然一只手弄得有些慢,但董学斌还是将厨房卫生间卧室等地方都鼓捣得干干净净,徐燕一会儿要过来,董学斌总不能脏着家里接待人家啊,对了,被子也得换了。

找被子。

翻床单。

晒被子。

晾床单。

两个小时过去了,董学斌这个忙活啊。

看看表,下午五点了,董学斌又出门去了菜市场买菜,以前的老菜市场还在,看着很亲切。

“咦,学斌!”一个妇女挎着菜篮子道。

她这么一叫,旁边也有几个来买菜的老头老太太也认出了董学斌,“哟,这不是晓萍家的小子吗?”

董学斌笑道:“刘阿姨,陈奶奶,张爷爷。”

都是以前的老邻居,街里街坊的,挺熟的。

刘阿姨马上笑孜孜地走上来,“学斌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“刚回来,这不,出来买点儿菜自己做,呵呵。”董学斌道。

刘阿姨笑容满面道:“我听说你现在可都是大领导了啊,怎么还用自己做饭啊?”

董学斌苦笑道:“我爱人不在身边儿,一般都是我自己做的,现在物价儿涨了,外面饭馆太贵,买菜还稍微便宜点儿。”这厮还是知道低调的,而且董学斌也不是能花钱的那种人,就算身家不菲,他也是知道省钱的,跟老妈老婆倒是还行,董学斌买什么都不心疼,不过每次轮到董学斌自己吃饭什么的,他一般很少去大地方,都是找个小饭馆,好吃就行,不在多贵,要不然就是自己做饭吃,该花的钱花,不该花的钱能不花就不花,没必要,不是董学斌抠门儿,他觉得这是一种生活态度,至于买奔驰买保时捷买路虎,其实也就是充个面子而已。

刘阿姨拉了拉他,“学斌,走,上刘阿姨家吃去吧。”

“谢谢刘阿姨了,要不改天吧?”董学斌抵不住刘阿姨的热情。

“走吧。”刘阿姨故意板起来,“你不给阿姨面子是不是?”

董学斌摇手道:“可不是啊,我晚上主要有个客人,不然我肯定去。”

刘阿姨恍然大悟,道:“噢,有客人就算了,肯定都是大领导吧?”

旁边的陈奶奶道:“那肯定的,我可听芸萱母亲说了,小斌现在都是什么县长了,小斌才多大啊,以后还得了?”

董学斌赶紧更正道:“副的,副的。”

刘阿姨道:“副的也是县长啊,我当初就看小斌绝对不是池中物,看见没有?果然有本事。”

董学斌笑道:“您大家可别寒碜我了,就是个小干部。”

“可不小,可不小,以前那个搬走的老许,混了一辈子才是个科长,他都四五十岁了吧?你呢?才二十五二十六就副处了,还是县长,呵呵,这是人比人得死啊,让许科长知道他非得气死。”刘阿姨津津乐道,“当初那老许和他家孩子小东也是不长眼,非得得罪你,还看不起我们学斌,现在怎么样?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。”

“许科长家也不容易。”董学斌道。

“学斌,你就别给他们说话了。”刘阿姨撇嘴。

“是啊,那家人就是个势利眼,当初那个领导架子拿的,看我们都跟看蚂蚁似的,把他自己当中央领导了,再瞧瞧我们学斌,比老许级别高多了,可一点架子都没有,这人啊,没法比!”

“学斌懂事儿。”

“晓萍教育孩子真有一套啊。”

“说的是呢,赶明儿等晓萍回来我得跟她请教请教,我家孩子不听话着呢,不盼着他以后能跟学斌一样,但起码人性得好啊。”

小东…嘿嘿连

许科长……

以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,现在想一想自己刚考公务员的事情,董学斌对许科长家也没什么感觉了,反倒觉得很有意思,经历的事情多了,岁数一天天大了,人总是会慢慢宽容起来的。

邻居们都很热情。

董学斌就一边儿买菜挑菜,一边儿跟老邻居们闲聊淡扯着,好久不回来了,董学斌说实话也挺想大家的,看着每一个熟人都觉得十分亲切,这一顿菜市场逛荡下来,足足用了他一个多小时,净聊天了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