向日葵app下载官方18

  

周六。

汾州市。

一大早,董学斌就一个人开着凯美瑞来了市里。

茫茫的车流,熙攘的人群,环境和氛围明显比他们县高出了几个档次。

今天跟市招商局有个会,周一的时候就通知了的,所有县和县级市的招商局局长都要参加,属于年初工作会,虽然招商局的垂直领导力度比不上法院和***那么大,市招商局的会也就是走一走过程,但这也是每年招商局最重要的一次工作会了,不参加也不行,正好董学斌初来乍到,也得借着机会跟领导走个熟脸,其实,按理说他上任之初就应该去报个到的。

市里董学斌来过几次,但不太熟悉,找了好久才寻见市招商局大院。

时间还早,远远只看到了两辆其他县牌照的车停在那里,不少市局的工作人员也没来上班呢。把车停好,董学斌下车直奔那栋六层的办公楼,找了个人一问,就上了六楼,轻轻敲了敲局长办公室的门。

台县的董学斌,跟您报到来了。”

曾伟一抬头,噢了一声,“是董局长啊,会九点半才开,你可来早了。”

董学斌心中一动,这是敲打我上任之初没有来市里跟他汇报工作吗?嘴上说我来早了,实际上是指责我来晚了?他瞎想了片刻,道:“早来就是跟您报到的,前阵子孟局长病退,局里工作都堆成了山,后来县里又给我们下了五个亿的任务,再后来新华社的记者又来了,这一忙连来市里跟您请示的机会都没有了。”不管曾伟是不是对自己有想法了,董学斌都得圆一句。

曾伟严肃地一嗯,“招商工作辛苦?”

“是啊,上任了才知道……”董学斌跟他闲谈了起来。

曾伟大约有四十岁左右,眉毛很粗,是那种不苟言笑的领导,也不知是跟谁都如此还是就对董学斌这样,反正自始至终曾局长都没怎么笑过。说了一会儿话后,曾伟就低头看了看手表,董学斌一看,知道人家这是送客了,便告辞离开。在延台县董学斌名气很大,不过到了市里就根本不算什么了,估计人家连听说都没听说过自己,就算听过也不大会把他放在眼里。

这就跟地级市的市长去京城办事儿一样,别看跟市里你能呼风唤雨,可到了京城你什么也不是。九点出头。

一辆辆县牌照的车子驶入市招商局大院。

市局二号楼,大会议室外。

见已经有人走进会场,董学斌整了整衣服领,也跟着往里走。

“咦,你稍等下。”门口的一个市招商局的办公人员拦住了他,青年瞧瞧董学斌,心说怎么开个会还有领导带着秘书来的?而且也眼生得很,根本没见过,“你是跟哪个局长来的?”

董学斌瞅瞅他,“我还跟谁来?自己就不能来吗?”那工作人员皱皱眉,“这是抖荫软件局长工作会,你……”

董学斌懒得跟他废话,也没拿工作证给他看,直接大步往里溜达了进去,他一向是这个脾气。

“诶,你这人怎么回事儿。”那工作人员不干了,“你站住!”

旁边一个市招商局办公室的老同志走过来,“小点声儿,干什么呢?”

青年指着董学斌的背影道:“也不知是哪个局长的秘书,非要进。”

老同志一看,不禁回头瞪了他一眼,“我说你眼皮子就不能活络一点?那应该是延台县新上任的招商局局长。

青年愕然,“局长?这么年轻?”

老同志无奈摇摇头,官场上最忌讳的就是以貌取人。青年心里有点苦涩,他觉得这怪不了自己,招商局局长那可是正科级的职务,来市里开会的时候他都见了不少,不是四十岁也是三十多岁,什么时候见过二十岁出头的局长啊?想了想,青年忐忑了起来,他虽然在市招商工作,但也就是一普通科员,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赶紧进了会场找到董学斌,跟他小声儿告了个歉,“局长,刚刚是我有眼不识泰山,对不住对不住。”

董学斌当然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,摆摆手,没言声。

陆陆续续,大会议室里已经到了四分之一的人。看着一个个夹克背头打扮的中年人,董学斌是一个也不认识,人家八成也都不认识他,所以也没打什么招呼,侧头找了找,终于在一张桌子前面找到了写着董学斌名字的牌儿,逐而走了过去,刚要坐,董学斌咦了一声,斜眼又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,潘舟,就在自己名字牌旁边,俩人座位是挨着的。董学斌冷冷一笑,真是冤家路窄啊,不过也是正常,延台县和大丰县本身就是邻县。

往椅子上一坐,董学斌开始闭目养神。

吱呀,耳边忽然传来椅子被拉了一下的声响。

董学斌转头一看,一个中年人已经做到了潘舟的位子上,这***约四十岁左右,眼睛和眉毛都很细,加上那消瘦的身段,让董学斌一看就生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,“哟呵,这是潘局长?”

潘舟面色一奇,瞥了瞥前面的名字后顿时呵呵笑了,“原来是董局长。”

董学斌笑得很夸张,“今天可终于见到了,潘局长,久仰大名啊。”

“咱们可没打过交道,有什么久仰的?”潘舟笑道。

董学斌伸出手主动和他握了握,等潘舟的手和他接触的那一刻,董学斌就猛然一用力,皮笑肉不笑道:“当然久仰了,潘局长那么支持我们延台县的招商工作,还让新华社的记者去我们那边帮着宣扬我们的工作成绩,可是帮了我们大忙啊,我们全局上下都很感谢你呢,呵呵……”

潘舟面不改色道:“什么新华社?董局长搞错了?要是有宣传的机会,我肯定得先紧着我们大丰县啊。”

“哈哈,所以才说潘局长仗义呢!”“可没有,呵呵……”

董学斌松开他的手,心说你装蒜能力和抗击打能力还挺强啊。

潘舟似乎并没有被董学斌捏疼,笑孜孜地收回手,一转头,跟旁边一个县招商局的一把手说上话了,“哟,老阮,什么时候到的?先说好,待会儿开完会你得请客摆一桌,听说你们县刚过完年就拉来了五千万的项目?”

那阮局长乐道:“老潘啊,你就跟我这儿装,别以为我不知道,年后你们也有五千万的投资了,而且听说刘丞都被你们给拉过去了,不知道有多少人眼馋你们呢,已经签约了?”

潘舟笑嘻嘻道:“还没有呢,刚谈合同。”

阮局长道:“那就是几天的事儿了,刘丞在国内的知名度很高啊,连锁反应下,能带动不少发展,媒体上肯定也得免费替你们宣传,大丰县的名字这下可响亮了,到时候项目肯定是一笔接着一笔,唉,比不了啊。”

董学斌听得眉头一挑,刘丞?这名字耳熟啊?国内知名度很高?诶?难道是那个打斯诺克的刘丞?

董学斌眉头蹙了起来,这个刘丞他当然知道,好像老家就是汾州市的,专业斯诺克选手,台球技术在国际上排不到太高名次,但在国内的斯诺克比赛里还是能崭露头角的,一般名次在前几位左右,每年的奖金不会少,怎么着?这是要去大丰县投资了?想自己当老板?这个潘舟运气够好的啊,这种人都能拉来?就像阮局长说的,不在投资多少,刘丞的名气就能给他们加分了。看着潘舟意气风发的样子,董学斌眼睛越眯越小。这时,市招商局局长曾伟和几个副局长走进了会场,会议室渐渐安静了下来。会议开始,曾伟拿着一份稿子照本宣科,将今年招商工作的大方向和一些计划事项都交代了一遍,最后,还对几个去年招商成绩表现出色的县点名表扬了。

一小时……

两小时……

会散,大家纷纷离场。

董学斌压根就没有认真听什么讲话,他主要还是执行县里下派的任务,市招商局对他的指挥力度不太大。

阮局长这时才顾上问,“老潘,这位是?”

潘舟笑道:“这是延台县的董学斌。”

张一针vs张扬阮局长想了想,突然哈哈一笑,伸出手来跟董学斌握了握,“董局长!我知道你!野生动物园打虎的视频我跟新闻上看了!厉害啊!”

董学斌笑着谦虚了几句。

潘舟显然没听过,“打虎?什么新闻?”

“命都差点丢了,别提了。”董学斌笑道:“我还有点事,先回去了,潘局长,来日方长,以后咱们打交道的机会还多着呢,是不是?”

潘舟笑笑,脸上也看不出来什么,“是啊,多着呢。”

阮局长感觉出这俩关系不太融洽了,分别看了他们一眼,就笑道:“董局长,既然有事中午饭我可就不邀你了,改天一起吃饭。”

董学斌点头答应,旋即走出了会场。铃铃铃,电话突然响了。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