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国内剧情av在线

  

钟家。

客厅里。

董学斌出去找药的时候还不放心,回头看了卧室床上好几眼,这才走到自己拿来的塑料袋前翻了翻,从里面找出了一盒巴米尔,掰开一片寻了寻热水,最后去厨房找了杯子用筷子搅匀。

一股橘子味儿。

这个退烧药还是挺好闻的。

折身回去,董学斌推门进了卧室,让他略微意外的是,钟丽珍竟然躺在那里没有动,也不知道是真把董学斌的话听进去了,还是难受得动不了了,或者是被董学斌要去拿绳子的话噎住了。

“您喝药吧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“小心点儿,烫。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屁股往床上一坐,董学斌把杯子递给她。

钟丽珍靠在床头接过来,咕噜咕噜很快就将里面的退烧药喝掉了。

董学斌微微一笑,拿回空杯子道:“您盖着被子躺会儿吧,我看看家里还有什么东西,给您做点儿吃的。”

“不饿。”

“那也得吃,我去了,您可别下床啊。”

给她关好门,董学斌去了厨房开始翻冰箱了。

可真干净啊,除了几个鸡蛋以外,家里基本什么都没有,一看钟教授就是不常做饭的,就她这个没日没夜的工作状态,估计每天都饥一顿饱一顿的吧,摇摇头,董学斌把装米的袋子找出来了,想着钟教授是发烧,也吃不了什么油腻的东西,干脆淘了淘米,给她做粥了。

大米,白菜,鸡蛋。

就简单弄个滑蛋粥吧。

正煮着呢,铃铃铃,手机响了。

是韩晶打来的,“小斌。丽珍怎么样了?”

董学斌一边把砂锅下面的火开小,一边道:“发高烧了,三十八度多,不过情况还可以,嗓子没发炎,也没什么其他病状,我刚让钟教授把药吃了,正给她做饭呢。”

“她是不是还工作呢?”

“刚才是。不过我没让她碰电脑了。这么下去哪儿行啊。”

“她啊,脑子里都是那些研究,唉。也没法说她,小斌,那你费费心。妈可把你表姨交给你了。”

“成,下午我盯着她睡觉。”

“还是我女婿好,什么事儿都能帮上忙,不过你身上伤刚好点儿,前阵子又忙活小静孙恺他们的事儿,就是怕给你累着,呵呵,要是慧兰知道我这么使唤她男人,一准儿得跟我嚷嚷。”

“妈。我没事,我这人皮实,呵呵,闲在家里我反倒坐不住呢。”

“嗯,那就辛苦你了,咱家来客人了,还没走呢。我这也是走不开,你爸要是早回来,妈过去替你去。”

“不用,大老远的您就别跑了,有我呢。”

挂了电话。董学斌继续细心地熬着粥,该放鸡蛋了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。

午后一点多了。

董学斌端着一碗粥从厨房里快步走出来。一拐弯儿,单手敲了敲卧室门,然后拧开门迈步进屋。床上,钟教授躺在那里望着天花板,眉头时而紧促时而松开,嘴唇微微动着,似乎在嘀咕着什么公式。董学斌就翻了下白眼,知道钟教授又在算她那些数据了,还是心算,真拿她没办法了,不过人家乖乖躺着没下床,这已经很给面子了,董学斌也没法在说什么。

“粥好了。”

“……哦。”

“您趁热喝吧。”

钟丽珍就扶着床坐起来,可能是起猛了,也可能是发烧的关系,她身子一晃,捂着脑袋好像有些晕。

董学斌赶快托住她后背,“您看看您看看,还说没事呢,这能叫没事儿嘛,坐都坐不稳了。”

“给我纸笔。”

“要纸笔干啥?”

“写个东西,刚算出来的。”

“哎呀,您先喝粥,喝完了再说。”

“喝完了我就忘了,快点,就抽屉里。”

没办法,董学斌只好翻出来给她,看着钟丽珍认认真真地咕哝着什么数字,快速在本子上写了一大串东西。有数学的符号,也有物理学的术语,还有很多董学斌看都没看过的符号,也不知道写什么呢。

“行了吗?”

“快了。”

“粥都快凉了。”

“马上好,不要催!”

半晌后,钟丽珍才放下纸币,写完了。

董学斌真挺不高兴的,等她弄完,就把她的纸币都给没收了,将粥碗递给她,“这是最后一次,今天您都不许再工作了!”

“我又没起来碰电脑。”

“您动脑子更费精力,影响您康复的。”

钟丽珍没理他,端着碗喝粥,开始喝得还很慢,但喝了几口后却越喝越快,好像是真饿坏了。

董学斌心说您不是不饿吗?

“味道怎么样?”

“凑合。”

“锅里还有呢,我再给您盛一碗?”

“……嗯。”

董学斌去厨房又给她盛粥了,顺带也给自己弄了一碗,坐在椅子上面对着钟教授,和她一起喝着。

钟丽珍瞅瞅他,“你过来的时候没吃饭?”

董学斌摇摇头,道:“听我妈说您病了,我就开车直接过来了。”

钟教授微微一顿,又咽了一口粥,“……谢谢。”

董学斌摆手道:“您别谢,我可受不起,吃完了粥您下午好儿好儿睡个觉,我就谢谢您了我。”

“我会睡的,你吃完回去吧。”

“那不行,我妈托我盯着您呢。”

“小董,我不是小孩儿,用不着你盯。”

“您不是小孩儿,您比小孩儿还小孩儿,连半大点儿的孩子都知道病了得休息,可我没看您知道。”

“我这两天已经请假了!”

“请假了在家也是工作,跟没请假有什么区别?”

“行了我懒得跟你吵了,你爱盯着盯着吧!”

粥喝完了,钟教授把粥碗往桌上一扔,翻开被子就钻进被窝了,一侧身草莓视频app下载xyz背对着董学斌,闭上了眼镜。

这是要睡了?

您把白大褂先脱了啊?

董学斌看了几眼后。就将粥碗拿了起来,到厨房将锅碗瓢盆都给刷干净了,回来后他眨巴眨巴眼睛,怕在卧室门上听了听,见里面没有动静,董学斌也还是不放心,生怕钟教授偷偷又计算什么数据,就轻轻推开门。走到书柜前随便抽出一本数学类的书。坐到椅子上看起来。

五分钟……

十分钟……

钟丽珍翻身睁开眼看着他,“你干什么呢。”

“看书啊。”董学斌其实看她呢,监督她睡觉。

钟丽珍道:“你一篇儿一篇儿翻页。我睡不着,你出去看。”

董学斌哦了一声,油盐不进地把书放下。“没事儿,那我不看了,您睡您的吧,不用管我。”

钟丽珍捂着脑门呼了口气,“我怕你了行吗?我怕你了。”摇了摇头,她便坐起来掀开被子,将外面的白大褂脱掉了,扔到椅子背儿上,这才再次钻进被窝。躺在枕头上闭了眼睛。

董学斌一看,轻轻走上去弯腰给她拉了拉被子,把她露在外面的一只肉丝袜的左脚盖住,一卷被子给底下封了口后,又轻轻将她露出来的左肩盖上,“您睡吧,有事儿随时叫我就行。”

没回应。

董学斌也不在意。坐下又盯了她一会儿,不多时,均匀的呼吸声慢慢从床上传过来,钟教授睡着了。董学斌一笑,也没在屋里待着。轻手轻脚地走出去关好门,就趴在窗台上抽烟。

干点儿什么去呢?

屋里全是仪器。连个电视都没有啊。

嗯,电脑倒是不少,看看有没有游戏吧。

抽完了烟,董学斌就四顾找了找,没敢动钟教授客厅里的电脑,他怕瞎弄鼓捣坏了,就去了主卧室。

里面。

董学斌找了把椅子坐下,就将电脑按开了。

等着电脑开机,董学斌眼睛落在了一个小本子上,手也是闲练,等着也是等着,随手就把本子拿过来翻了翻,他以为是钟丽珍计算什么数据的本子呢,没想能看懂,瞎翻翻而已。

但一卡中间的一页,入眼的一句话就让董学斌愕然了一下。

三月三号。

今天痛-经了,很难受,该休息了。

董学斌顿时反应了过来,这是钟教授的日记??

他赶紧把日记本扔到了桌上,没想再看,毕竟是人家的60xs,可那边一扔,本子自己跳了几页,卡在了前几页上。董学斌便伸手过去想将本子合上,但不小心扫了一眼后,手却停了,因为他从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!

写我了?

写我什么了?

看看日期,正是董学斌把钟教授救回国的后几天。

钟丽珍的字迹很硬,却很漂亮,上面写着:回国也很多天了,别的倒是没什么不习惯,但自-慰次数却越来越多了,想戒掉,为什么总也不行?以前才一个月两个月一次的,可现在……昨天晚上刚完,今天早上还没起床就又忍不住自-渎了一次,是不是在飞机上被董学斌摸了全身?跟这个有关系?可能是吧,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被男性摸,虽然是个小孩儿,唉,韩姐说的对,我或许是该找个男人过日子了。

看完,董学斌已经有点心惊肉跳了,慌忙将日记本合上,凭着记忆又把本子平平整整地放回原位,电脑也被他赶紧关上了。

原来钟教授也自己那啥啊!

我了个去!看见不该看的了!(未完待续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