污软件排行

  

午,九点整。

吃过早餐的董学斌伸手打开客厅的窗户,让凉飕飕的秋风吹进屋里,昨天一白天,董学斌将该忙的事情都忙了,跟梁局长报到,填写一等功事件的后续材料,跟几个相交不错的同事吃了晚饭,跟老妈栾晓萍打了招呼,给二姨唐瑾和姥姥他们打电话报了平安,还给曹旭鹏等县领导去了电话谢谢领导的挂念,晚上的时候,冯副队长找人送来了奔驰商务的钥匙,车也修好了。

唯独谢慧兰还没来得及联系。

所以,董学斌准备用今儿个一整天去陪陪谢姐。翘着二郎腿往沙发上一坐,董学斌摸出手机拨了谢慧兰的号码,嘟嘟嘟,嘟嘟嘟,里也没有这个规定啊,所以董学斌不怕这个,谁也不可能拿这些照片说事儿,这可跟前任县委书记倒台时的几张照片不同,常书记当时可是已经成了家的。

董学斌现在怕的却是自己和萱姨的事儿被谢姐知道了!

这是最要命的!简直是怕什么来什么啊!

董学斌都很不得从楼上跳下去了,擦了擦汗,他定神再次看向那几张照片,刚才一慌还没发觉,现在这么一看却是眼熟的很,这不就是昨天自己要离开京城时和萱姨分别的画面吗?是谁?谁他妈这么缺德啊?不但偷拍还不算完,竟然给县纪委寄来了举报信?没有深仇大恨的绝对不可能做的这么绝!

谁?谁?谁?

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魏楠!

董学斌脸色一变,他跟萱姨告别后就开车走了,记得那时候,还没走几十米就看到了魏楠在用手机打电话,这个王八蛋,他肯定早就看到自己和瞿芸萱了,而用手机在远处照下来的,所以董学斌经过的时候他才装成打电话的样子,后来假装看到了董学斌,才挤出一个冷笑!

他!!

董学斌都快恨疯了,“是魏楠偷拍的!他丫这是挑拨离间!”

谢慧兰看看他,“别管谁拍的,别管是不是挑拨,这事儿……你怎么解释?”

董学斌无言以对,解释?他根本没得解释!

谢慧兰笑吟吟道:“小董,我一直以为你在感情上是个很专一的人,也一直以为你对我的感情很深,现在看来倒是我自作多情了,呵呵。”按说这种时候,一般人都会勃然大怒才对,可董学斌却清楚,谢慧兰拍桌子瞪眼的时候并不是她最生气的时候,往往这种笑眯眯的样子出现,才是她最怒的时候。

谢姐发火了!!

董学斌赶紧放低姿态,“谢姐,姐,你先听我说。”

谢慧兰笑道:“不用说了,拿着那些照片,滚出去!”

董学斌哪能走啊,这一走就再也没戏了,他赶紧道:“其实这事儿我没想故意瞒着你的,真的,但一直以来都不知道怎么开口,你还记得当初跟谢老爷子家别墅吗?那时你问过我有没有对象,我回答的挺含糊的,也没想骗你,当时我跟萱姨就基本算是在谈恋爱了,只不过她一直没正面答应罢了,再后来就有了你说跟我谈对象的事情,实话实说,我真以为你是开玩笑的,以为你想让我帮你挡驾才提出这个要求。”

谢慧兰捧着杯子抿抿茶,没言声。

董学斌注意着她的表情,继续道:“再后来我才发现你有那么一点认真的意思,嗯,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,我跟萱姨的关系越走越近,跟你的关系也越来越近,这两边都……我就乱套了,实在没个主意,所以一直没考虑好该怎么说,谢姐,我可真不是有意骗你的啊。”

谢慧兰笑了,“那还是我的错了?”

“没有没有,哪能啊,都赖我,错都是我。”

“嗯,那我问你。”谢慧兰看着他,“你心里面到底喜欢谁?”

董学斌胸口一紧,知道重量级的问题终于来了,他想说“我就喜欢你”,可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,董学斌叹叹气,觉得自己不能再骗谢姐了,就说了实话,“你们俩……我都喜欢。”这话一出口,董学斌就一阵苦涩的轻松,觉得压在自己心头这么久的石头终于落进青蛙影视app官网下载了肚子,总算说出来了!

“你挺诚实的嘛?”

“我……唉……”

“都喜欢,呵呵,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?”

董学斌不知该怎么回答,哭丧着脸没做声。

蓦然,碰的一声巨响,谢慧兰重重拍了一把桌子,笑容满面地从嘴巴里吐出几个字,“滚出去!”茶杯里的水都溅了出来!

“别介别介。”

谢慧兰一摸手机,“你自己走还是我叫人送你走?”

董学斌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手机抢了过来,“你这样……唉哟,我哪能走啊。”

谢慧兰眯眯眼睛,就这么盯着董学斌看,“事到如今,你留在这里还想干嘛?让我原谅你的所作所为?咱们俩人继续没脸没皮地谈对象?小董,你觉得可能吗?”见董学斌要说什么,谢慧兰直接打断道:“我不想听你说什么旁的,有照片上的东西就足够了,现在,你可以走了。”

这一走,就是彻底断绝关系了。

董学斌也明白,是自己朝三暮四在先,实在没有脸让谢慧兰原谅,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但董学斌只知道一点,现在自己绝对不能走,不能,也不想,就算厚着脸皮不要这张老脸了,董学斌也得等谢慧兰的气稍稍消掉一些才能考虑离开,至于怎么消气,那只能让她骂几句打几下了。

董学斌道:“谢姐,你……你干脆揍我一顿得了。”

谢慧兰笑了笑,“我怕脏了我的手。”

董学斌对她有愧,那是根本不敢还嘴的,讪讪道:“那你……你拿个东西打我,对了,你手边上不是有个电视遥控器么,来,拿那玩意儿砸我。”董学斌是豁出去了,一闭眼睛,“砸!”

碰当!

遥控器四分五裂!

董学斌却没感觉到疼痛,睁眼看看,发现遥控被谢姐摔在了地上,碎了。

谢慧兰手都在抖,眯着眼看着他,“马上给我滚蛋!”

他暗暗咂舌,这还是董学斌头一次见谢慧兰发这么大的火呢,心知自己是真把谢姐给惹恼了,心下苦涩难言,又不知该说什么是好,那个难受劲儿啊,就不要再提了。董学斌干脆也不言声了,叹息着去厨房拿了个笤帚,将有些狼藉的地面打扫了一遍,末了还给谢慧兰倒了杯热茶。以前董学斌办事,那都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,凡事都沾一个理字,所以打嘴仗也好,动手也好,他都问心无愧,但现在这个情况,董学斌却是完全没有理的,这种感觉太不好了。

“咳咳,中午想吃点啥?”董学斌腆着脸问道。

谢慧兰吸了口气,微微闭上眼,没再言语。

董学斌眨眨眼,“那我就看着炒菜了,米饭也快熟了。”

见她不搭理自己,董学斌也没说什么,就到厨房去炒菜了,炒的时候还眼巴巴地盯着客厅的谢姐,生怕她出门或者打电话找人。好在谢慧兰只是在沙发上闭目养神,并没有什么其他举动。等董学斌炒完菜,就殷勤地将菜肴端上了桌,盛了饭,摆了筷子,还弄了几杯红酒。

董学斌把一张椅子拉开,“谢姐,吃饭,趁热。”

谢慧兰抬眼看看桌上的酒杯,“我该夸你没心没肺好,还是该夸你脸皮厚好?”

董学斌尴尬道:“我知道我这事儿办的确实不招人待见,你打我一顿也行,骂我一顿也行,我绝对不还手,可别苦了自己啊,饭还得吃,水还得喝,日子还得过,你可别因为生我气不吃饭啊。”

谢慧兰眼皮微微一沉,清冷道:“我再说最后一遍,给我滚出去!”

董学斌道:“行行,那你先吃饭,我,嗯,我去屋里待会儿,你吃,你吃。”

把门一关,董学斌去了小卧室。

在窗户前面看看外面的风景,董学斌狠狠给了自己脑门几拳头,董学斌啊董学斌!你就是个王八蛋!瞧把谢姐给气的!你还是人吗你?啊?你说你闲的没事你惹那么多女的干什么呀!你丫有病啊你?这下好了!败露了?老实了?看你丫还怎么折腾!看你丫怎么收拾局面!

自己骂了自己一通,董学斌稍稍舒服了一些,但心里还是堵得慌,苦涩的快发疯了。

大约过了半个小时,董学斌觉得谢慧兰应该吃完饭了,就推开门出去看了眼。

谢慧兰正背对着卧室这边坐在餐桌前,可偏偏,饭桌上的菜一样都没动,米饭碗也满满当当的,再细细一瞧,董学斌才愕然的发现,那放在桌上的红酒倒是足足少了半瓶子还多,已经见底了!谢慧兰托着高脚杯抿着杯沿,杯中的红酒以一个极快的速度被她灌进了嘴里,脸上,眼中,已是带了些许醉意!

“谢姐……”

董学斌心中发酸,更恨不得拿棍子往自己脑袋上砸了!

怎么办?怎么办?这种局面,这种境况,这种死局……自己该怎么解决??

董学斌掐着头皮苦苦思索,无比急切地希望能找出一条路!!

在哪儿?

……

【求推荐票!】

……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